Bem-vindo ao site Myptpt 站点首页  &收藏本站

葡语在线翻译
将葡萄牙语的国家和地区
站 内 搜 索



葡语学习
葡萄牙语教程
带发音葡语入门会话五十句
葡语国家地区
安哥拉 莫桑比克 佛得角
中国开设葡萄牙语专业的院校
站 内 搜 索



联 系 合 作






标题:安哥拉趣事
推荐1. 王巍是我们的安全员,所以常常去现场,他跟我们一个黑工TINO关系比较好,他叫TINO说一些汉语:例如:“咱俩好不好?”TINO就说“好”,再说“累不累呀?”TINO回答“累”,还有热不热,饿不饿等,我们都说他身上有了TINO的味道,害得他天天洗澡,哈哈!!!(刚写完这段,就有人告诉我,王巍本身就有那个味道,呵呵)

2. 有一个黑工叫“MANILSON”,,大家叫着叫着就叫成了“马尿骚”

3. 我们小翻译JOSE把小蕊一张的涠洲的照片放在桌面,天天拿着鼠标,点点这儿,点点那儿,嘴里不停说“beautiful!beautiful!”

4. 住活动房隔音措施不好,我们的住房从A屋到F屋。有一天,我们急着要买胶片,郑工说需要给天津昊达无损检测器材打电话,最好他们上班时间,9点吧,也就是我们这里半夜两点,那天王总还给了上网卡,半夜定闹钟醒来,叫郑工,我的机子插上无线网卡,就没地方插耳机了,当时候,也没想到晚上打电话会吵到大家,就在郑工屋(B)门口打电话,用V-talk,接通了天津,为了能让对方听到,郑工大叫:“喂,是昊达吗?我是非洲呀,请问李连福在吗?”……“连福呀,我是老郑呀”……那边电话可能还有一些问题,还能听见郑工的回音,声音出奇大,等我们打完,张总出来说,你就不能换个地方打,我想反正打完了,说完就回去睡觉了,有趣的事在第二天,因为我们工人(主要在A屋)前一天晚上加班,两点的时候,刚睡就被吵醒了,马上就听见韩师傅在学郑工讲话“我是非洲啊……”,张万东的手机也不停的响,抗议!!!王总住的比较远,白天也和我说:你们快把整个四航的人都吵起来了!!!

5. 印度咨工Brij还是很幽默的,以下有几则关于他的笑话:他每天都来看我们焊口的片子,有一天,王双立的焊口很漂亮,他夸说:“beautiful welding!beautiful welding like Anita”,正好我在旁边,呵呵,王鑫一开始没理解“like”的意思,认为是“喜欢”,还纳闷了好久,张姐这么招人喜欢,连焊口也喜欢她。后天我告诉王双立,王双立说,我就是照张姐的样子焊的。

6. 那天清管,Brij去了,一高兴,给我们讲了一个关于清管的笑话,说有一次清管清出来一对裸身的男女,在里面憋死了,呵呵,赵总还说:“你一定在讲笑话吧”Brij说:“It is true!”

7. 下面是Brij讲的一个笑话:说有一天火车上有一个60多岁的老太太,40多岁的中年妇女,20多岁的姑娘在一起,上铺还有一个年轻的小伙子,她们在说自己的年龄:60多岁的老太太说:我40多岁;40多岁的妇女说:我20多岁;20多岁的姑娘说,我10多岁。上面的小伙子听着乐坏了,乐的从上铺掉下来,她们问他怎么回事,他说:“我刚出生!”

8. 工人们现场叫黑工一些汉语:有胡子的就叫“大爷爷”,没胡子的就叫“小爷爷”,韩师傅呢,是“外公”。“大爷爷”一般指田师傅,田师傅手下的“马尿骚”和“提奴”,一开始不好好干活,田师傅只给了200宽扎,就说“大爷爷,No Ta Bom(葡语,不好)”,后来就好好干活了,工资也多了起来,天天也说“大爷爷,Ta Bom!(好)”

9. 王总带着第一批人出去,看到一只小猪,李琳说了一句很乐的话“非洲的猪也是黑的呀!”、

10. 我,王巍和小胡在路上走,迎面王总开车送Brij回去,小胡来了一句:“那个车怎么那么像我们的车呀?”我说:“那就是我们的车,王总开的车!”小胡说:“我还以为是两黑人呢。”

11. 安哥拉的中国人是很多的。第一批人出去玩得时候,迎面走来几个东方人,大家都说是中国人吧,张效晨说:“不是,是越南人。”有一个女的就回头白了他一句“你才是越南人呢。”


3896


特别感谢香港 Catherine.林 女士为本站发展提供资助